欢迎访问:欧美Av社区男人的天堂-色偷偷超碰男人的天堂-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老公公和小姑子

老公公和小姑子

秋花一直把老公送到村口,眼里含着泪花。二狗子说:「我知道你舍不得我走,可我不出去打工,光靠那点地里出的粮食怎么过年啊?」上前拉住秋花的手「在家好好孝顺我爹,他也不容易,自从我妈死后,把我和我妹子养大很辛苦的。」二狗子不提他爹,秋花还能忍住眼泪,听他这么一说,泪如雨下,心中的苦一下涌上来。但此时她不能说,就是说了,老公也不能相信。

  是啊,秋花和老公的感情很深,相亲相爱三年了,从来没红过一次脸。二狗子那里知道秋花的心事,只以为妻子舍不得他走而流泪,含情脉脉的为秋花擦去眼泪,心中也酸酸的说:「都多大了还哭?在家等我哦。」秋花仍然泪如雨下,点着头:「嗯,你要注意安全哦。」二狗子答应着转身走去。秋花目送老公的背影,喊着:「早点回来。」秋花一直看着老公没影了,才转身回家,老远的就看到家的小院。说句真心话,老公走了,秋花不想回家。不是为了别的,是因为老公公曹新很不正经,去年二狗子出去打工走后,曹新就来找秋花问寒问暖。一开始秋花也没往多处想,只以为是老公公的关心。可没过多长时间,秋花就发现不对劲了,因为在问寒问暖后总要动手动脚,不是在肩膀上拍一下,有时还有意无意的摸一下胸。最后干脆就问:「这么长时间了,你想我家狗子吗?」然后就抱住秋花求爱。秋花很坚决的拒绝了,拼命挣脱出来,打这以后处处提防着老公公。一直等到二狗子回来,秋花哭诉了经过,没想到二狗子根本不相信,还说她挑拨他们父子关系。秋花心里这个苦啊!

  可现在不回家能去哪呢?兴许老公公痛改前非了,秋花心里合计着走进小院。姑娘小妙走出来打着招呼:「嫂子回来啦。」秋花答应着:「嗯。你去哪啊?」小妙说:「我去东院二姨家找春玲玩。」秋花脑袋晕了一下,小妙一走,那老东西说不定又要野性大发,想要挽留小妙,可小妙一阵风的跑了。秋花只好硬着头皮走进门,向东屋瞄了一眼,还好老公公不在家,心里不由一阵放松。

  转身走进自己的房间西屋,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原来老公公坐在自己的炕上,色迷迷的看着她,说:「总算回来了,我想死你了。」秋花哀求着说:「爹,你不要这样子,我是你儿媳妇啊。」曹新笑呵呵的说:「我家狗子走了,你也就没人伺候了,就让我来吧。」说完起来抱住秋花就亲嘴。秋花奋力反抗着:「爹,你别这样,我会告诉二狗子的。」曹新更加放肆,笑眯眯的说:「你告诉他,他信吗?嘿嘿,你还是顺了我吧。」手就在秋花的屁股上乱捏,赞叹道:「好软乎的屁股哦。」秋花猛的推开曹新,跑到外面。

  满村的人都知道秋花是个贤惠的妻子,也非常孝顺,还能细心的照顾妹妹小妙,所以老曹家被村里评为最和睦的家庭。现在出了这件事,秋花心都伤透了,她不想让别人知道家里有个禽兽不如的老公爹,她真不想让人知道啊!

  她想回娘家,可娘家的人也不相信她的话,为了让人夸奖自己养了好女儿,一定会赶她回家伺候公爹的。此时的秋花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啊,她一口气跑到离村三里外的一个小庙里,放声大哭。

  这是一座山神庙,平时很少有人来。秋花在这里和勤劳的二狗子定下终身,当时他俩跪在山神爷面前,只求这段美好的婚姻,说来真灵,她真的嫁给了二狗子,虽然日子有点紧吧,但夫妻恩爱让人羡慕。秋花跑到这里来,扑通跪在山神爷面前,哭着求山神爷,以后老公公不要再侵犯她了。等着哭够了,拜够了,看看天气不早了,起身往家走去,但愿神灵保佑。

  回到家,见小妙在家,心里觉得有些安全。小妙嚷着:「嫂子,你去哪了,我和爹都饿了。」秋花连忙说:「哦,我去村口走走。我马上做饭。」收拾起灶具,生火做饭。曹新走过来,悄悄的说:「你去哪了,我都想你了。」手又捏住秋花的屁股。秋花连忙叫:「小妙啊,你来一下帮忙。」曹新连忙走开了。

  吃饭的时候,曹新的眼睛一直盯着秋花,真的很漂亮,一头乌发衬托着白白的一张脸,细细的弯眉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红红的嘴唇雪白的牙齿;高高的前胸微微颤动着,一条细长的腿盘坐在炕上,一条腿扔在炕下,牛仔裤把屁股兜得如弯月一样。真是越看越爱看,越看那胯下的鸡巴就越硬。秋花就当什么也不知道,照常给老公公和妹妹撑着饭,头也不抬一下。等吃完了饭赶紧的收拾碗筷,溜进自己的房间,把门锁和紧梆梆的。

  到了半夜,就听着敲门的声音,知道是老公公,秋花只当睡着了,不去理会。曹新在门外敲着门,说着:「秋花,你就成全我一回呗,就一回还不行吗?」一直敲到下半夜,才悻悻的离开。秋花躲在被里,流着眼泪。几乎天天如此,秋花有苦只能往肚子里咽,还不敢到外面张扬。可怜的秋花啊!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一天,小妙说:「嫂子,我俩去山神庙玩去?」秋花正好要脱身,爽快的答应了。来到山神庙里,姑嫂二人有说有笑,玩的很开心。突然小妙说:「嫂子,我要去一趟厕所,你等我哦。」秋花答应着,笑呵呵的看着小妙离去。

  突然,一双大手一下把秋花按到在地,仔细一看,不知道老公公在什么地方出来的。秋花奋力反抗着,嘴里叫着:「小妙快来。」曹新笑着说:「别喊了,小妙早回家了。」这时秋花才知道上了这父女的当了。秋花奋力的反抗着,大声呼救着,可这时曹新用了全身的力气按住,说:「别喊了,你以为这是在家里啊,喊一声邻居就听到?

  你现在喊破嗓子也没人听到的,你就乖乖的顺了我吧。」一句话提醒了秋花,是啊,怎么喊也不会有人听到的,她开始反抗着,可终因力气没有老公公的大,不一会裤子就被揭开了,那双老手摸到了阴毛。

  这时秋花开始绝望了,可人在绝望的时候往往能急中生智。秋花突然停止了反抗,反而抱紧了老公公,说:「爹,不要在这里做,地凉,我受不了。」曹新见不反抗了,到有些不适应了,但性欲还在旺盛中,手在秋花的裤子里抠着阴道。秋花把两条腿分开,这一来避免抠的疼痛,又能麻痹老公公。秋花说:「爹,我们回家做行不?炕上热乎。」曹新根本就不相信,说:「你骗我。」秋花说:「爹,我不骗你,今天晚上你到我屋里,我给你留门。」说着还亲着老公公。曹新试探着说:「现在不做就不做,但你得让我摸一会。」秋花点头答应着,放开双手任老公公浑身上下的摸着。秋花轻声说:「这事可不能让别人知道啊。」曹新放下所有的戒备,说着:「谁也不会知道的。」又摸了一会儿,秋花看看外面的天,说着:「爹,天不早了,也该回家吃饭了。」曹新仍然不放心:「你说话要算数哦。」秋花说:「我说话一定算数。」曹新才放开手,俩人站了起来,秋花整理着裤子。曹新隔着裤子摸着屁股,说:「你不要骗我。」秋花抱住老公公亲了嘴,说:「我不骗你的,晚上等小妙睡了就过来,我等你。」曹新很纳闷,问:「你今天答应的怎么这么痛快?」秋花红着脸说:「就你坏,给人抠的。」曹新这才放心。秋花说:「爹,你先走,省着别人看了怀疑。」曹新临走的时候也没忘捏了几下屁股,笑嘻嘻的说:「记着哦,今天晚上等我。」

  其实这是秋花的缓兵之计,她想骗走了老公公就回娘家。秋花指着老公公的背影悄悄的骂了几句,转身就要走。

  这时小妙不知道从哪钻了出来,说:「嫂子,我们回家啊。」原来小妙一直没有走,在附近给爹放哨呢。这几天来,十八岁的小妙也看出爹有和嫂子的意思,她很害怕爹弄嫂子不着,拿自己开刷。于是就和爹说明了她看到的一切。

  曹新见女儿说破了,就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说:「我是看你哥走了,怕她忍不住给你哥戴绿帽子。」看到女儿很害怕的样子,又说:「你可别合计爹会对你怎么样,你是爹的女儿,爹不会对你那样的。」小妙这才放心,但在这事儿小妙一直偏袒爹,于是就出了主意,就把嫂子骗到小庙里来,让爹做这美事儿,再说这里怎么喊也不会有人听到。

  秋花见了小妙,气不打一处来,睁着杏眼厉声问:「你做的好事?」小妙说:「其实爹是怕你想哥找别人。」秋花说:「我和你哥什么感情你不知道吗?」小妙说:「我知道,但我哥不在家啊。再说了,我妈去世这些年了,我想我爸也想我妈了。」秋花愤恨是说:「想你妈了,你怎么不和你爹呢。」小妙说:「他是我亲爹啊,怎么能?

  嫂子你又不是爹的亲生女儿。」秋花说:「可我是你亲嫂子啊!」小妙笑着说:「亲嫂子怎么了,你和我哥能这样,和我爹不也一样嘛。」突然秋花有了一条很好的报复计划。小妙见嫂子不吭声,拉住手说:「嫂子,你和我爹都已经这样了,就别传出去了。你放心,我不会告诉我哥的。」原来小妙还以为爹和嫂子已经做完爱了,秋花说:「嗯,这事千万不能让你哥知道啊。」小妙答应着,拉着嫂子的手说:「走吧,我们回家吧。」吃完了饭,秋花早早的回屋了。曹新侧耳听着,果然没有锁门的声音,心中这个高兴啊,刚才喝了点酒有些困了,心想不如先睡一觉,等半夜的也有精神肏这个早就期盼俊俏的儿媳妇,这老家伙说睡就睡,不一会就打起呼噜来。山区里的天黑的快,小妙见爹睡着了,也觉得好没趣,为了节省电,也扑上被倒在炕梢睡了。这一切都让秋花看在眼里,她心中一阵激动,白天想的计划开始实施。

  秋花蹑手蹑脚走进来,轻轻的摇醒小妙,小声说:「小妙,你去我房间睡吧,我来陪爹。」小妙朦朦胧胧的,也觉得爹要和嫂子做爱自己在一旁不好,就起身。秋花小声说:「记住不要锁门,早上我还要回去,要是让别人看到我和你爹,那我们家就完了。」小妙答应着:「嗯。」秋花说:「记住,这事儿不能让你哥知道。」小妙答应着:「嗯,不会的。」说着话走进嫂子的房间,秋花悄悄的睡在小妙的被里。

  到了半夜,曹新醒来,摸着黑轻声叫着:「小妙,小妙。」秋花只当没听见。曹新知道女儿睡觉比较沉,大半夜的不容易叫醒,也不叫了。起身走到儿媳妇的房间,一拉门果然没有锁,心里这个高兴啊,想:这个小娘们说话还真算数啊。一阵激动,借着窗帘透进的月光,就上了炕,伸手一摸,果然在炕上,之流钻进被里一摸,心中更喜,这小娘们真的等我呢,只穿了一个裤衩。迅速的脱了裤衩,把衣服掀起来,嘴就含住了奶子,下面的手开始抠着阴道。小妙正在熟睡,被这么一含,被这么一抠,睡梦里呻吟了几声,曹新更受不了了,鸡巴早像铁棒子一样,分开双腿,手握着打鸡巴就往里插,嘴里含混的说着:「秋花啊,我的好秋花,好儿媳妇,你终于是我的了。」鸡巴扑的一下插到了根。小妙觉得下身一阵疼痛,猛的醒来,觉得身上沉重,听说话知道爹的声音,叫着:「爹,别……」曹新说:「别什么别啊,都插进来了,好儿媳妇,好好伺候公爹吧。」小妙叫:「我是小妙。」曹新只当秋花说白天在小庙里的事儿呢,说:「什么小庙不小庙,就是山神爷我也肏. 」说完用嘴堵住小妙的嘴,不让发出声音。

  这老曹新真是宝刀未老,加之憋了这许多年,又想儿媳妇很长时间,只把亲生女儿小妙当成儿媳妇秋花肏了。

  你看他,一会搂屁股,一会摸摸奶子,一会狂吻,那屁股不停的上下翻飞,肉体相撞「啪啪」山响。这小妙可是人生中第一次做爱,一开始好痛,想挣扎却没有爹的力气大,想说明身份,嘴又让爹吻住说不出话,努力好几次怎奈只能发出「嗯嗯」的声,那曹新误以为是儿媳妇舒服叫床,下面动的就更狠了,小妙只好任其摆布了。突然爹身子向下一挺,小妙就觉得阴道里一阵瘙痒,原来爹射精了。

  曹新从小妙身上下来,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把小妙搂在怀里,手摸着屁股,「好秋花,好儿媳妇。」的叫。小妙现在的嘴终于腾了出来,哭着说:「爹,我是小妙。」曹新这回可听出是女儿的声音了,吓得连忙跳起来,把灯打开,果然是自己的女儿小妙,坐在炕上用被把自己围住正哭呢。这是怎么回事?曹新一下懵了。

  这时,一直在暗处观战的秋花走了进来,说:「哟哟,这是算啥呀?怎么爹把女儿给上了。」曹新和小妙这个尴尬,羞愧的恨不能有个缝隙钻进去。曹新还在纳闷:「你不说在这屋里等我,这怎么换了小妙了?」秋花笑着说:「这不,昨天晚上我想了,就和小妙换了房间。真没想到你这个没良心的,都不碰我一下,还特地到这屋玩你亲生的女儿。」曹新这时才知道上当,连忙跪下求秋花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秋花冷笑一声说:「爹啊,你把衣服穿上再跟你儿媳妇说话行吗?」曹新这时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穿衣服,跳起来跑自己的东屋了。

  秋花冷眼看着小妙,问:「你是在这里继续睡呢,还是回爹的屋睡?」小妙也知道上了嫂子的当了,但她不屈服:「嫂子,你合计你干净吗?你在小庙里不也和爹做了吗?我们俩最好谁也别说谁。」秋花冷笑着:「哈哈,我和爹做了?你去问问爹就知道了。」然后说出在小庙里的一切事,包括自己想好的计策。小妙这回崩溃了,跪在炕上求嫂子不要把她和爹的事儿说出去。秋花连忙扶起小妙,说:「妹子啊,其实我也知道爹这些年憋的挺可怜的,既然你和爹有这事了,以后你就陪着爹做吧。告诉爹别总找嫂子,嫂子要对得起你哥啊。」自从曹新和女儿乱伦后,真的不找秋花了,他想反正做一次是做,做很多次也是做,就顺其自然了。只是小妙心有不甘,因为她已经有男朋友了,觉得对不起男友,可在家里和爹在一个炕上睡觉,到了半夜时爹总是过来做爱,挣扎又毫无效果,呼救就更不敢,都是为了一个面子,怕让外人知道乱伦,只得让爹随便了。因为这事嫂子知道,每次做完都要向嫂子哭诉爹的无理。秋花也很可怜这个小姑子,但也没有什么办法,终归不能用自己替换她呀。

  字数:5234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睡了女儿的男朋友 下一篇:敏感的老妹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