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欧美Av社区男人的天堂-色偷偷超碰男人的天堂-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姑娘不要急】3(完)

『这……』云青珑听了傻眼,『可是……』『怎样?』云白琥不耐烦地挑眉,
要不要一句话?干嘛这么别别扭扭的,一点都不干脆!
  『可是他若不开心……』『啊?蔺墨玉那张死人脸会有开心的时候吗?』她
怎么看不出来?
  『呵!』云青珑被云白琥的话逗笑了,『老三,你真是……』她摇头失笑,
可心情却好多了。
  她不禁思考着云白琥的话,把蔺墨玉抢回来想到这,她不禁蠢蠢欲动,好想
不顾他的意愿,不顾他爱不爱她,把他抢回来!
  『反正他也不爱那刘敏儿……』是呀,那就没差了呀!反正他也不爱刘敏儿,
那她为何不抢?
  既然离不开,放不了手,那她为何要放?
  她本就霸道,缠了他七年,为何要因他短短几句话就放弃?他们云家人的字
典里向来没有『放弃』二字。
  而且,她也不想放弃他!他生是她的人,死也是他们云家的鬼,她死也不放
手!
  美眸发亮,云青珑挑起眉,得意又自信地笑了,那凛然的狂妄霸气,一瞬间
又回来了。
  云白琥也跟着扬眉,看见大姊自信傲然的模样,就知道她熟悉的大姊回来了!
  是嘛!这才是云家人,想要的就去盗,就去抢,这才是云家传奇。她们云家
四鬼,可不是被白叫的!
  『怎么,想通了?』云白琥挑眉嘲弄。
  『蔺墨玉,我绝不会让你娶别人的!』云青珑冷哼,举步往进来的盗洞走去。
  她决定了,她不放手!
  就连他嫌累,嫌她是负担,她也不放手!
  不爱她?哼!无所谓,至少她可以让他牢牢地记住她,一辈子不忘!
  他蔺墨玉,注定是她云青珑的人!
  蔺家少爷要成亲了!
  这消息一出,城里的人都在谈论,毕竟蔺家少爷活不久的事可是人人知晓的。
  不过人家命好,又长得好,也难怪有那么多姑娘想要下嫁了。
  这天,就是蔺家少爷成亲的日子喜气洋洋。
  蔺家贴满大红『喜』字,宾客一一进门,热闹不已,云大飞站在厅堂一旁,
看着从门口进来祝贺的客人,还有满堂的红灯拙器字,他就满肚子不爽,沉着一
张粗犷老脸。
  这气势凛然的模样自然引起他人注意,蔺扬文脸上的笑容不禁尴尬起来。
  『阿爹,别绷着张脸,你吓到人了。』云朱雀轻声开口,美丽的小脸扬着温
柔笑意。
  云大飞没好气地睨了女儿一眼。『老子没拿刀砍人就很好了,还要老子笑?
  哼!送那姓蔺的小子白包,老子就会笑了。『他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让众
人都听得到。
  热闹的气氛顿时一僵,云朱雀脸上笑容不变,小声说道:『阿爹,风度、风
度。』『风啥度?』云大飞冷哼,粗犷的老脸尽是凶狠。『那姓蔺的小子把我女
儿气走,老子要不是看在蔺老弟的份上早走了,还保护他?他奶奶的,老子没亲
手杀了他就很好了。』『不然你真要让大姊嫁给蔺墨玉吗?』云朱雀淡淡回了一
句。
  『呃……』云大飞噤声,让宝贝女儿嫁给姓蔺的,然后当寡妇……他当然不
想呀!
  看阿爹的表情就知道答案了,云朱雀挑了挑眉。『那蔺墨玉娶别人不是很好
吗?阿爹你该开心才对。』『可、可是青儿哪里比不上那姓刘的女人?』哼,他
就是气不过,虽然不想女儿当寡妇,可看到女儿被抛弃,他也不爽啦!
  『忍着点,至少也给蔺叔叔面子嘛!』云朱雀哄着爹亲,她看向蔺扬文,脸
上的笑容更温柔甜美。
  云大飞也跟着瞄向蔺扬文,看到结拜老弟尴尬的模样,他摸摸鼻子,也知道
这是人家娶媳妇的大喜日子,再怎么不爽,也只好哼了哼,不甘愿地闭上嘴巴。
  而这时,新郎、新娘也进入大厅,蔺墨玉穿着一袭大红蟒袍,虽然身形清瘦,
脸色也微显苍白,可却无损他的俊美,反而让他看来更显清逸,俊雅如天人。
  虽早听闻蔺家少爷相貌俊美过人,可当真正看到时,厅堂里的宾客还是傻了
眼。
  全场只有云大飞和云朱雀两人皱着眉,他们看着蔺墨玉脸上的气色,互觎一
眼,却没说什么,只是,云大飞更安静了,甚至忍不住勾起笑容,再次庆幸女儿
没嫁给姓蔺的。
  『送入洞房!』喜娘高声喊出最后一句,新郎新娘缓缓走出厅堂,众人也立
即向蔺扬文道贺。
  蔺扬文笑着谢谢众人,拿着两杯酒尴尬地走向云大飞。『老大哥,你别气,
小弟跟你敬酒。』云大飞看了蔺扬文一眼,又想到方才看到蔺墨玉的气色,抓了
抓头。『算了、算了。』拿过酒,他一口喝尽,也爽朗地笑了。
  云朱雀看着新人离去的方向,眉尖微微一皱。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怪怪的。
  蔺墨玉走进新房,看着安静端正在床榻上的新嫁娘,他闭了闭眼,不禁感到
歉疚。
  利用刘敏儿,他不后悔,可若跟刘敏儿解释一切,以她的个性一定无法接受。
这个洞房花烛夜,只能对不起她了!
  他无奈地在心里轻叹口气,转身准备离开,到书房度过这一晚。
  『你要去哪?』听到这声音,蔺墨玉一怔,讶异地转身看向新娘,而新娘也
伸手径自拿下凤冠上的红巾。
  『青儿?!』蔺墨玉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看着那张日夜思念的小脸,『你、
你怎么会……』『怎会在这里是不是?』勾着甜美的笑,云青珑拿下凤冠,甩落
如瀑黑发,手指轻卷着发丝,美眸娣着他,模样娇媚却又邪气。『简单啊,我把
刘敏儿打昏,再穿上嫁衣上花轿,和你拜了堂,所以就在这啰!』云青珑笑盈盈
的,很好心地为蔺墨玉解答。
  『你……』蔺墨玉说不出话来,他以为自己那样气她,她永远不会再出现了,
可没想到……『你简直胡闹!』他握紧拳头,忍下心中的激动,冷声低斥。
  云青珑才不在意他的冷脸,她好奇地看着他,疑惑挑眉。『我说,洞房花烛
夜你这个新郎官不洞房,要去哪?』蔺墨玉声音一窒,无法回答,只好转移话题,
无奈地看着她。『青儿,我之前还说得不够清楚吗?』『是很清楚呀!』云青珑
点头,『不过我想通了,管你爱不爱,管你累不累,管你是不是嫌我是负担,我
都无所谓,我就是缠定你了!』『你……』蔺墨玉哑口无言,他咬了咬牙,即使
心因她的话而悸动,可他只能拒绝。『青儿,你别任性了。』『那你想看我死吗?』
云青珑抬起头倔强地看着蔺墨玉,她也有自尊,若不是爱他,她哪会这么厚脸皮
又跑回来?
  『你在胡说什么?』她的话让他心惊,也让他气怒,她岂能拿死来威胁他?
  云青珑起身走向蔺墨玉,拉着他的衣服可怜兮兮地说:『听了你的话,我很
伤心,也很气,我很努力要忘了你,可却怎么也忘不了,甚至连盗墓都心不在焉,
好几次都差点死了……』听到她差点死掉,蔺墨玉不禁心一紧,黑眸担忧地看着
她,想看她是不是有哪里受伤?
  察觉到他的担心,云青珑微微一笑。『还好老三一直陪在我身边,救了我好
几次……呐,蔺墨玉,我就不行吗?』她咬着唇,怯怯地瞅着他。
  那脆弱的眼神让他心疼,可他却无法给予承诺,他什么都不能给她呀!
  云青珑抱住蔺墨玉,抱得很紧很紧,就怕他不要她。『你不爱我也没关系,
只要让我陪在你身边就好,我不想离开你,我只想陪在你身边,这样也不行吗?』
她要求的不多,只求他不要推开她,不要拒绝她。
  蔺墨玉紧闭眼,他得百般压抑自己才能抗拒她,他不敢开口,怕自己一开口,
就会忍不住答应。
  『蔺墨玉,不要拒绝我好不好?我知道我对你很霸道,我会改的,我会对你
很温柔,对你很好很好的。』蔺墨玉不禁感到心痛,她是多么骄傲的人,竟为了
他爱得这么卑微,他不值得呀!
  他咬牙推开她。『青儿,别这样。』他耗费好大心神才忍住心中的痛,冷声
拒绝。
  云青珑瞪着他,眼眶因他再一次的拒绝而泛红,『我不管!反正我跟你拜了
堂,你就是娶了我了。』她开始撒泼,野蛮地缠定他了。
  『青儿……』蔺墨玉皱眉,看她难过的模样,他比谁都不好受呀!可是他不
能,他不能呀!
  『闭嘴!闭嘴!我不想听!』云青珑怒吼,用力抓住他,抬头吻住他的嘴,
用力啃咬着。
  『青儿,住手!』蔺墨玉低斥,想拉开她。
  『不要!我不要!』她压倒他,将他压在地上,小脸固执地看着他。『就算
你恨我,讨厌我一辈子,我也不放手,永远不放!』她倔强地吼着,粗暴地啃吮
他的唇。
  『青……唔!』蔺墨玉闷哼州声,唇被她咬得泛疼,而她那倔强得仿佛快哭
的模样则让他心疼。
  不只她不想放手,他何尝想放手?
  再也压抑不了狂烈的情绪,蔺墨玉用力抱住云青珑,满心的犹豫化为焰火,
烧向两人……
                第八章
  蔺墨玉激烈地吻着粉嫩唇瓣,长舌探入檀口,放肆地舔吮小嘴里的蜜津,缠
着软馥丁香。
  他的激狂让云青珑又惊又喜,她回吻着他,小手将他抱得更紧,就怕他后悔
离开。
  蔺墨玉翻身将云青珑压在身下,大手拉下衣襟,握住一只浑圆,用力搓揉那
饱满软嫩,而火热男性也抵着布料踏磨着柔软私花,一下一下轻撞着,惹得娇胴
酥麻不已。
  云青珑轻吟出声,粉舌热烈与他交缠,小手也轻抚着他精瘦的胸膛,身体热
情地赠着他。
  敏感的私花早已因情欲而泛出一股酸麻,在男性一次又一次的轻蹭下,湿滑
爱液弥漫,微微染湿身下的布料。
  『墨玉……要我……』她吮着他的舌,抬起翘臀赠揉着男性硕大,大腿勾起,
浪荡地环住他的腰。
  小手也扯落他的腰带,大胆又热情地握住早已勃发炽热的男性,手指轻轻按
压,撩拨他的欲火。
  『唔!』蔺墨玉低吼一声,握着饱满浑圆的手也跟着一用力,揉挤着雪白软
嫩。
  他低头用力含住一只蓓蕾,放肆地吸吮舔弄,而另一手也来到亵裤下,扯下
薄薄的布料,大手覆住早已湿洒洒的私花。
  长指拨开湿淋花瓣,在穴口外逗弄似地以指尖搔痒花缝,惹来她抗议的轻颤。
  『不要这样……』她轻喘着,受不住他的撩拨,悸动的情潮让小脸嫣红,看
来妩媚又动人,而动情春潮也不住流泄,一下子就将他的手染湿。
  手指沾着她的春露,拈住隐藏在花唇间的敏感圆核,指尖任意揉捏,扯弄着
蕊珠,长指也跟着探入花穴,享受着花壁的紧窒包裹,一下下地来回进出,却又
不深入,仅在前端转弄。
  搔痒似的快意惹得云青珑欲火难耐,她受不了地扭着身体,不甘示弱地转身
压倒他。
  『青儿?』他挑眉,任她跨坐在身上,看着握着男性的小手。
  而她则低下头,将垂落的发丝拨到耳际,美眸邪气又柔媚地睨他一眼。
  他忍不住轻抽口气,屏气看着她张开小嘴,伸出粉舌轻舔着男性顶端,再慢
慢含住男性,小嘴收紧,吸附着炽热硕大。
  蔺墨玉咬牙享受着小嘴的吞吐,那紧窒又湿热的包裹让他感到极致的销魂快
意,欲火也燃得更烈,性感的低吟不住从嘴里逸出。
  听到他的呻吟,云青珑也觉得一阵兴奋,小嘴吞吐得更快,握住男性末端的
小手也跟着吞吐的动作爱抚着。
  『唔!』蔺墨玉粗喘,再也受不住她的诱惑,将她拉起,让她转身背对着他,
两手扣住翘臀,窄臀一挺,灼热男性从后方一举进入湿软嫩穴!
  突来的进入瞬问充实紧窄的花径,云青珑娇吟出声,花壁因兴奋而紧缩,也
将男性吸得更紧。
  她忍不住仰起头,将臀部往后挪移,让他进入得更深。
  那紧窒的包裹让蔺墨玉粗喘,他移动窄臀,退至穴口,再猛力一个进入,摩
擦着稚嫩花壁。
  『啊……』猛烈的进入带给云青珑更多快意,她忍不住吟哦,翘臀热情地扭
动,迎合他的进出。
  享受着水穴的包裹,蔺墨玉奋力移动窄臀,抽送着火热男性,每一个进入都
深入花心,而湿洒洒的爱液也跟着激搅而出,随着热铁的进出一一飞洒,甚至顺
着腿心往下淌流,染湿了地面。
  云青珑咬着唇瓣,却止不住流泄的酥人呻吟,长发飞散,披泄于蜜色美背。
  花壁吸绞着男性,随着每一次猛烈的进出,花径也收缩得更快,将男性咬得
紧紧的。
  精瘦的胸膛贴向蜜背,汗湿的俊庞靠向丽颜,张口含住她的红肿唇瓣,舔弄
着粉色小舌。
  而炽热男性仍不住贯穿着迷人水穴,每一个进入都那么深入,仿佛要将她紧
紧锁在怀里。
  不想放手啊……他贪恋着她的一切,若可以,多想将她永远锁在身边,不让
她飞翔,不让她离开。
  『墨玉……』她吮着他的舌,娇吟着他的名字,尖锐的快感随着他的进出席
卷着娇胴,让她战栗抽措。
  而花径也因高潮而痉挛收缩,绵密地吸附着男性,仿佛想将他永远留在体内
似的,不放他轻易离去。
  紧密的包裹让蔺墨玉轻颤,极致快意惹出浑身酥麻,他低吼一声,用力抽送
几下,才甘心将灼热喷洒进花穴。
  若能放手就好了……蔺墨玉勾起一抹苦笑,眷恋的目光落在身旁的人儿身上。
云青珑睡得很熟,让他不忍心吵醒她。
  昨晚,他又冲动了。
  明知该推开她,不该碰触、也不该贪恋的,可是他却无法抗拒,她的倔强、
她隐忍的泪水、她的爱,她所有的一切都让他抗拒不了。
  即使理智告诉他,该无情地推开她,可他的身体却先一步地将她抱在怀里,
舍不得放手。
  她的出现让他又惊又喜,自她离开后,每天每夜他都想着她,原以为再也无
法见到她了,毕竟他把她赶走了。
  没想到她却回来了,甚至不顾尊严地缠着他,求他不要拒绝她,让她待在他
身边。
  他……值得她这样爱他吗?
  『傻瓜!』蔺墨玉轻语,指尖轻轻拨开云青珑脸上的发,看着那张微红的小
脸,眸光轻柔。
  『傻青儿,这样付出,值得吗?』她的痴傻让他又怜惜又心疼,却拿她没辙。
  到底要怎么做,她才能不爱他?
  你不爱我没关系,只要让我爱你就好了……想到她执着的话语,还有那不顾
一切的眼神,他看出她眼中的希冀一她冀望他爱她,可是却不敢强求。
  『傻瓜!』他怜惜地笑了,深沉的黑眸不再隐藏爱意。只有在她睡着时,他
才敢用这种眼神看她。『傻青儿……若是真能不爱你就好了……』至少他不会为
她心疼,不会一直耽误她,一直束缚她。
  可真要不爱她,却好难好难……『你是说你爱我吗?』沉睡的人儿突然开口,
一双美眸睁开,散发着耀眼光芒,直勾勾地看着他。
  『你……』蔺墨玉一怔,见她突然醒来,他傻住了,想到自己方才的话……
『嘻嘻……我听到啰!』她起身压倒他,坐在他身上,美眸贼兮兮地眯起。『你
爱我,对不对?』她心跳得很快,眼神很紧张也很期待。
  早在他醒来前,她就醒了,怕他又赶她走,她只好装睡,顺便想着该用什么
办法缠着他。
  没想到却听到他的轻语,她一颗心怦怦跳着,偷偷眯眼看他,只见他用深情
的眼光看着自己……那眼神,温柔得让她想哭;而他的话,更让她心花怒放。
  他对她并不是无动于衷呀!两人之问,不是只有她一个人一头热,他对她也
是有一点点动、心的、对不对?
  『青儿……』蔺墨玉看着云青珑,想否认,可看到那双晶亮的眼眸,伤人的
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何况,以她的精明,也不会相信他的话,发现他的感情之后,她只会更用力
缠着他。
  蔺墨玉忍不住轻叹,伸手轻抚她的脸。『青儿,你真傻,我不值得的。』他
轻语,黑眸泛着怜惜。
  『我觉得值得就好了。』他的眼神说出一切,其它的话都不重要了,她抱住
他,小脸贴着他的胸膛,听着他的心跳声。
  『不要再推开我、拒绝我,好不好?』被他推开一次,她怕了,再也承受不
了第二次。
  『青儿,你知道的,我活……』剩下的话,被她用唇堵住。
  『闭嘴!』她用力咬他的唇,不想听他说那讨人厌的字眼。『我不想听,一
句都不想!』她抬头看他,眼神很认真。『你不会有事的,我们会一起活到老,
永远在一起。』她口中承诺,眸中却隐隐泛着一丝惧意。
  他定定地看着她,没忽略她眸里的害怕,『傻瓜!傻青儿……』他吻她,心
疼她的傻。
  她的爱,他该怎么回报?
  『只要爱我,你只要爱我就好了,其它的都不用多想。』她吻着他,将他抱
得紧紧的。
  『而且,我跟你拜堂了,你甩不开我了,再也甩不开了!』她霸道地宣告,
用力吻他的嘴。
  『你认命吧!你注定是我的人了!』云青珑扬首强硬地看着蔺墨玉,勾起唇
角得意地笑了。
  只是,那眸里的轻愁却隐藏得不够好。
  蔺墨玉明了,却不多说,只是看着云青珑,手指眷恋地抚着她的脸,正要开
口,房门却被用力踢开。
  『蔺墨玉——』大飞气急败坏地冲进来,身后跟着一大群人。
  早在门被踢开时,云青珑就身手利落地拉起被子盖住两人,然后扬眸看向来
人。『阿爹,你不知该敲门吗?』『你、你……』指着女儿气得说不出话来。
  『青珑、墨儿,这……』蔺扬文也来了。
  一早,刘敏儿就哭着跑来蔺家,说她被打昏绑在房里,那……昨天成亲的新
娘是谁呀?
  他们急忙冲来新房,没想到……『云青珑你……』刘敏儿气红了眼,说不出
话来。
  『来不及了,拜堂的是我,洞房的也是我,我已经嫁给蔺墨玉了。』云青珑
懒懒挑眉。
  『你……你这不肖女!』捂着胸口,云大飞气得说不出话来,他就知道!一
听到刘敏儿跑来说自己被打昏,他就直觉一定是他女儿做的,这种事只有他女儿
做得出来呀!
  云朱雀站在一旁,什么话也没说。昨天她就觉得新娘的身影有点怪,原来这
就是原因,她太低估大姊了!
  云朱雀和蔺墨玉对上眼,冷冷撇唇。『阿爹,事情都发生了,节哀吧!』她
安慰爹亲。
  『该死的蔺小子!』云大飞气得想冲上前砍死蔺墨玉,可看到大女儿射来的
冷芒,他一惊,只好忍下来,别着一口气却无法发泄,只能气呼呼地转身离开。
  呜……女儿嫁出去就是别人家的呀!
  蔺扬文轻咳一声,见木以成舟,他只好拉着不甘心的刘敏儿离开。『呃……
不打扰你们了。』一瞬问,一群人全离去了。
  云青珑则满意地扬起唇,转头看向蔺墨玉。
  『嘿嘿!这下没人可以跟我抢你了。』见她贼贼的笑容,蔺墨玉也不由得笑
了。
  她不懂,没人可以跟她抢的,早在很久很久以前,他的心就是她的了……
『姊夫,打扰到你了吗?』云朱雀姿态优雅地步进石亭,秀丽的容颜扬着淡笑,
看着蔺墨玉的美眸却隐藏一丝冰冷。
  『没有。』蔺墨玉淡淡一笑,看到云朱雀,他并不意外、他早猜到她会来找
他了。
  『大姊呢?』云朱雀挑眉。
  『青儿去哪,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蔺墨玉淡道,黑眸轻扬,俊庞凝着一
抹淡漠。『不然你也不会挑这时候来找我。』『呵,真被姊夫你看透了。』云朱
雀轻笑,美眸轻挑。『最近夜袭蔺家的人愈来愈多了,希望没有吓到姊夫。』蔺
墨玉不说话,他不担心自己,他只担心云青珑。
  虽然早已将晶玉要拍卖的消息发布出去,也阻绝了一些江湖人的打扰,可还
是有些宵小之辈侵入蔺家,想盗取晶玉。
  毕竟若真的拍卖,晶玉可是天价,也是有人想不花一毛就得到晶玉,而随着
拍卖会在即,夜袭的人也就愈多。
  青儿一直在保护他,不让他受到任何伤害,她总是不顾自己,护在他面前。
  他不想被她保护,不想再见她因他而受伤,要是见她受伤,他宁愿受伤的是
自己。
  而造成这一切的就是云朱雀,若不是她将晶玉的事泄漏出去,今天的一切都
不会发生!
  蔺墨玉冷冷地看着云朱雀,『你厌恶的人是我不是吗?既然如此,针对我就
好了,为何要将晶玉的事散播出去?』云朱雀娣着蔺墨玉,像是发现什么,咯略
笑了,『我看错了吗?姊夫,你在生气吗?』蔺墨玉冷冷看着云朱雀,不说话。
  云朱雀也不在意,美眸轻转着,『你在气什么?气自己没用,只能让大姊保
护吗?』蔺墨玉眯眸,神色更冰冷。见自己说中了,云朱雀又笑了。
  『呵,姊夫,这是迁怒哦!毕竟能被大姊保护的人只有你,是你自己不中用,
哪能怪到我这来呢?』蔺墨玉敛眸,嘲弄地勾起唇,没反驳云朱雀。
  『你说的没错,没用的人是我。』他最气的也是自己,身为男人,却无法保
护心爱的女人。
  云朱雀哼了哼,『告诉你,我不后悔泄漏晶玉的事,不过我大姊对你的深情,
倒是我没算到的。』这下她还真的失策了!原本要害蔺墨玉,结果却害到自家人,
而且搞到最后,连自己也得保护他,啧!真是失算!
  突地,隐含怒火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该死的!云朱雀!原来泄漏的人是你!』随着吼声而来的,是一把泛着银
芒的匕首……
                第九章
  『青儿?!』看到云青珑,蔺墨玉一怔。
  云朱雀身手轻灵地闪过射来的匕首,眉尖微挑。『大姊,你出手真狠,真想
杀了我呀?』『没错!』云青珑怒火冲冲地攻向云朱雀,完全不留情,掌心凝聚
内力袭向二妹。
  『青儿,住手!』蔺墨玉低喝,赶紧伸手抓住云青珑。
  怕伤到他,云青珑赶紧收起内力,可一双眼仍然气怒地瞪着二妹,『云朱雀,
你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拉出个安全的距离,云朱雀撇了撇唇,『大姊,你
为了个男人就气得想杀我,难道蔺墨玉比我这个妹妹还重要吗?』『云朱雀!你
不要给我转移话题!』云青珑怒吼,怎么也没办法原谅云朱雀,没想到背叛她的
竟是自己的妹妹。
  『青儿,别怪她,她是为你好。』蔺墨玉抱着云青珑,想安抚她的怒火。
  『为我好?』云青珑看着蔺墨玉,又看向云朱雀,冷哼一声,『她想杀你,
这叫为我好?』『毕竟是我束缚了你呀!』蔺墨玉轻叹,他懂云朱雀这么做的原
因,她只是在保护自家人。
  『谁说你束缚我?』云青珑低吼:『这一切都是我自己心甘情愿的呀!怎能
怪在你身上?』吼完,她又看向云朱雀。『朱雀,我警告你,离蔺墨玉远一点,
别让我再看到你接近他!』云朱雀叹口气,见大姊在气头上,也不跟她争。『是,
放心,我会离你相公远一点的。』说完,她随即转身。
  『朱雀!』蔺墨玉叫住云朱雀,『别怪青儿,她只是在气头上。』云朱雀转
头扬眸,有趣地挑起眉尖,这男人是在安慰她吗?
  『我知道,我家老大的个性,我很清楚。』谁教她背叛大姊,她早有心理准
备了,反正等她气消就没事了。
  『你还不走?』云青珑朝她吼。
  『好,我这个叛徒马上离开。』云朱雀也不气,一样笑笑的,转身离开。
  看着云朱雀离开,蔺墨玉轻叹一声,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儿。『青儿,你不该
这样的。』云青珑不说话,她紧咬着唇瓣,小手紧紧抓着他的衣服,身体因怒火
而轻颤。见状,他拉下她的身子,让她坐在自己腿上。
  『青儿,别气了。』他哄着她,轻吻她的发。
  『我怎能不气?朱雀她想要你的命,她怎能这样?她明知你对我很重要的…
…』她抱住他,怎么也不能原谅自己的妹妹。
  『她只是想保护你,毕竟我什么都不能给你。』亏欠她的愈来愈多,他该怎
么还?
  『胡说!』她低吼,将他抱得更紧。『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了,这就是你给
我的了。』可是,若有天他不在她身边了呢……蔺墨玉看着云青珑,眸里有着苦
涩,她对他是这么依赖,眷恋的心情是这么浓烈,若他真的不在了,她承受得了
吗?
  他怕她会崩溃,会不顾一切地想随他走……这是他不愿见到的呀!她是那么
灿烂耀眼,岂能因为他而失去光芒,甚至随他而去?他不忍、心,也不愿呀!
  『青儿……』『别说,什么都别说!』她打断他的话,什么也不想听,只想
紧紧抱着他。
  只是,紧抱着的身子是那么瘦弱,就连气色也一天比一天差,见他这样,她
好怕好怕……『五天后就是拍卖会了,等解决晶玉的事,我带你四处去玩,好不
好?』将脸埋进他怀里,她柔声低语。
  他却听出她声音里的微弱哽咽,但他不说破,伸手将她抱紧,心疼地闭上眼。
『好。』他哑声答应。
  就怕自己的承诺没有实现的一天,到时,她该怎么办呢?
  夜,深沉。
  突地,一声哀号响起,划破宁静,然后『砰』地一声,一抹人影飞出窗户,
颓然倒落地面。
  云青珑步出房门,拍了拍双手,冷冷看着地上的人。『来人,给我拖出去喂
狗!』一旁的守卫立刻身手利落地抬起地上的黑衣人离开。
  『真是!明天就是拍卖会了,还有一堆人不死心。』云青珑撇了撇嘴,没好
气地碎念。
  『青儿。』蔺墨玉跟着走出门外。
  听到他的声音,云青珑立即转身,担心地走向他。『你怎么出来了?外面有
点冷……』『别担心,我不觉得冷。』他握住她的手,安抚地对她一笑。
  『是吗?』他的手冰冰凉凉的,一点也不暖,就连晶玉也暖和不了他了吗?
  『别露出这种表情。』他轻抚她的脸,不爱见她轻愁的模样。这些日子,她
脸上的愁绪愈来愈浓,他知道这都是因为他……『我关心你不好吗?』云青珑瞪
他一眼,小脸扬起甜腻的笑,小手牵着他,想把自己的温暖传给他。『走!回房
睡觉。』『我睡不着。』蔺墨玉拉住她,『今天十五,月亮很圆。』他扬首看着
圆月。
  『你想赏月?那我陪你。』她抱住他,柔柔撒娇,对他的清瘦视而不见。
  这些日子,他愈睡愈少,好像怕睡了就会醒不过来,脸色也一天比一天憔悴。
她知道他总是呕血,他以为他隐藏得很好,却不知她早已将一切看进眼里,只是
不说破,也不敢说……轻抚她的发,蔺墨玉柔声说道:『青儿,你的愿望是什么?』
『跟你一起活到老。』她毫不犹豫地回答。
  『是吗?』蔺墨玉轻笑,眸光却幽暗下来。
  『你以前不是常说要盗尽世上奇珍异宝?这可是你从小立下的愿望。』『可
是我现在想跟你一起活到老。』对她来说,他比任何事都重要。
  蔺墨玉微微一笑,柔声说着:『每次听你说去盗墓的事情,看着你诉说的模
样,眼睛闪亮亮的,脸上的神情好有自信,那样的你让我好喜欢好喜欢。』他想
着那样的她,也许,他就是被她耀眼的模样迷住了。
  『是吗?,』她将他抱得更紧。『那么,我不盗墓,你就不喜欢了吗?』
『我喜欢自信又耀眼的青儿。』下颚轻抵着她的头顶,蔺墨玉柔声低语。『我的
青儿很坚强,很开朗,任何难关她都过得去。』『才没有!』云青珑眼眶泛红,
『她一点也不坚强,没有你,她什么难关都过不去!』『胡说!』他轻语,声音
柔得醉人。『我的青儿没有那么懦弱,她像耀眼的星星,像迷人的火焰,没有任
何事可以击倒她。』她不说话,只是将他抱得更紧更紧。
  『青儿……』他轻叹,眸里是深沉的痛楚。
  『若我不在了,你一定会坚强的,对不对?』『不对!』她闷吼,小手紧抓
着他背后的衣衫。『我不能没有你,没有你,我根本坚强不起来。』『青儿……』
『不要说了!』她打断他,『我不想听,我不要听了!夜深了,该睡了。』她低
头逃避,不想看他,不想听他说话。
  『青儿,别这样。』蔺墨玉抱住她,抬起下巴,看到她脸上的泪,不禁心痛。
『别哭,你这样教我怎么放心?』他温柔地拭去她脸上的泪,俊庞是浓浓的心疼。
她这样,他怎能放心离去?
  云青珑抓住他的手,小脸眷恋地轻赠。『不放心最好。』这样,他就不会轻
易离她而去。
  『青儿,别让我带着遗憾离开。』捧着她的脸,蔺墨玉深情地看着她,不让
她再逃避。
  『蔺墨玉,别这样……』她摇头不想听,泪水却不住掉落,犹如珍珠般的泪
滴让他心疼。
  『别哭呵!』他轻轻吻去她的泪,心痛地将她拥进怀里。『青儿,我也想和
你活到老,可是……』他不能!他注定要辜负她。
  云青珑摇头,『别说了!』她不想听,不想再听了!
  『青儿,你会好好活下去的对不对?』他残忍地要求她,他知道她一定可以
的。『我一直想到处去看看,游历天下,可是我不能,每每听到你说着盗墓的事,
虽然盗墓的人是你,可我听着听着,也仿佛身历其境,青儿,到时你连我的份一
起玩,好不好?』她摇头,『不要!我不要!我们一起去……』『是呀,我们是
一起去,虽然我人不在,可我的心跟你在一起,永远不分开。』『不……』他低
头吻去她剩下的话。『青儿,答应我,你不会放弃自己,不会随我而去,好不好?』
吻着她的唇,他哑声劝道。
  她看着他,她无法答应,也不想答应,她无法想象没有他的日子,她不能没
有他呀!
  她看着他担忧的眼眸,知道他为她挂怀,她是他的牵挂,她若不答应,他就
无法放心:可是……她办不到啊……『蔺墨玉……』她开口,却看到一只细小的
银芒射向他,她一惊,赶紧护住他,踢开射来的细小银针。
  但另一波攻势却又袭来,数道人影攻向他们。
  『把晶玉交出来!』来人阴笑,知道云青珑的弱点,攻击全袭向蔺墨玉。
  云青珑牙一咬,伸手击飞来人,再用力一踢,将另一人踢飞,可绵密的银针
却密集射向他们,云青珑一时捉襟见肘,一边闪躲攻击,又要护住蔺墨玉,还要
小心射来的银针。
  就在危急之际,一条银炼进入战圈,一抹青色身影窜入,打飞袭向云青珑的
敌人。
  『老三!』看到三妹,云青珑松了口气,凝聚掌力,将另一名攻来的黑衣人
击倒,转头关、心地看向蔺墨玉。『你没事吧?』『没事。』蔺墨玉摇头,但脸
色却更苍白。
  见状,云青珑不禁更担心,可是敌人一直攻过来,让她又气又急。『你再忍
一下。』她小心地撑住他的身子,动手击飞左边的敌人,没想到那人的剑势忽然
一转,直直刺向蔺墨玉。她一惊,正要踢飞那人,可另一道身影却又攻向她。
  顾不得袭向自己的人,她只想护住蔺墨玉,她咬牙将刺向蔺墨玉的人击倒,
却露出空隙,来不及攻向朝自己而来的黑衣人。
  『青儿!』蔺墨玉惊喊,转身将她护在身后,帮她挡住攻击,浑厚的掌力瞬
间击向瘦弱的胸膛,让他痛苦地呕出一口血。
  『蔺墨玉——』云青珑惊愕地睁大眼,赶紧将那人踢开,心惊胆战地抱住蔺
墨玉。
  『还好……你没受伤……』蔺墨玉扬起唇角,放心地轻抚她的脸,然而血却
不停从嘴角逸出。
  『不——要——』云青珑缠着手赶紧护住他的心脉,『别说话……你不会有
事的……』蔺墨玉笑了,他知道来不及了。『青儿……答应我……会好好活下去
……』『不……我不答应!我不要!』云青珑用力摇头,泪水飞坠。
  『乖……听话……』蔺墨玉轻哄,黑眸贪恋地再看她最后一眼,然后,抚着
小脸的手垂落,眼眸也跟着阖上。
  『不!不要!』云青珑凄厉哭喊,泪水再也止不住。
                第十章
  他不会死!不会死……『青儿,你别这样……』云大飞心疼地看着女儿,从
蔺墨玉昏迷后,一直抱着他,怎么也不放手,也不准别人碰。
  云青珑不说话,神情恍惚,怔怔地看着怀里的男人。
  他颈上的晶玉护住他最后一口气,勉强维持他的性命。
  多讽刺啊!因为晶玉,让他命在旦夕,可现在护住他最后一口气的,是晶玉。
  这都是她的错!若不是她盗出晶玉,将晶玉给他,他也不会遭受攻击,更不
会因她而受伤。
  原以为晶玉可以让他长命百岁,可最后却变成危害他性命的东西,她好气,
好恨……她好想扯下晶玉,将它摔成碎片,可她不敢若没了晶玉,他的最后一口
气也会没了。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就算那一击打在她身上,她顶多受点
伤而已,根本不会怎样的,他为什么傻到替她挡?他的身子根本承受不住呀!
  她好气他的傻!
  那一瞬间,她才明了,为何当初她替他挡剑时,他会那么生气了,她明白他
的心情了。
  见他受伤,她的心好痛好痛,也好气好气……她宁愿受伤的是自己,也不愿
他受伤呀!
  而他,是不是也是这种、心情呢?
  『傻瓜!你这傻瓜……』他总说她傻,可他跟她一样傻呀!
  云青珑痛苦地闭上眼,泪水滑落,小脸紧贴着俊庞,滴落的泪水淌湿两人脸
颊。
  『不要丢下我……求求你……不要丢下我……』她轻喃,小手紧抱着他,耳
畔感觉到他的呼吸,可却好微弱,就连他的身体也渐渐冰凉,心跳弱得几乎不像
在跳动。
  她心惊地将他抱得更紧,小手抵着他的心脉,豁出全身内力想温暖他。『我
不放手……我绝不放手……我绝不会让你死……』她喃喃自语,不顾这样做会让
自己气尽,只想温暖他,为他续命,留住他一口气。
  『青儿,你做什么!』一旁的云大飞' 晾吼,急得想阻止她。
  『走开!』云青珑低吼,恶狠狠地瞪着爹亲。『不要碰我!』她呕出一口血,
却坚持不放弃,也不收住内力。
  『青儿!』见女儿呕血,云大飞更急了。
  『大姊,你这样救不了他的。』云朱雀走进房里,看到大姊不顾性命只为护
住蔺墨玉最后一口气,柳眉不禁皱起。
  『走开!』云青珑恨恨地瞪着她,『都是你!
  要不是你泄漏出去,蔺墨玉也不会变成这样,是你!都是你的错!『云青珑
大吼,因为激动,更多血丝从嘴里逸出,可她不在乎,她只要他活着。
  『走开!你们全给我走开!』她将脸埋进他颈项,汲取着他的气息。
  『大姊,你这样只是让姊夫更痛苦,勉强护住他一口气,只是让他尝到更多
苦痛而已。』云朱雀轻声说道。
  云青珑不说话,也不想看他们。
  见她不理人,旁人也无奈,知道阻止不了她,只好离开房间。
  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云青珑低声哭了。
  她岂不明白,让他多存一口气,只是让他再受苦,可是难道要她眼睁睁地看
他死去吗?她办不到呀!
  她是自私,宁可让他多受苦,也不愿让他离开。
  没有他,她怎么活下去?
  她想到他之前的要求,他要她好好活下去,不要她放弃,要她坚强地活下去,
可是,这好难好难……『墨玉,我没办法……』没有他,她活不下去呀!她没办
法答应他,她没办法做到呀!
  他若知道她没做到,一定会生气的,可是……『对不起……』她抬头轻吻他
的唇,唇瓣上的血染红他的唇,这一吻,她尝到咸涩的味道。
  而他的唇,好冷好冷……『墨玉,不要生我的气……』她想求他原谅,她不
是不听他的话,她只是办不到。
  她没办法放手,没办法让他离去,要走,她也要跟他一起走!
  他会生气的,一定会的,可是,她没办法……『对不起……』满心的痛,化
为一句句歉语,随着泪水坠落。
  『怎么办?这该怎么办呀?』云大飞着急地在房门外走来走去,他和蔺扬文
互看一眼,两人急昏了头,却全然束手无策。
  『怎么办呀?圭月儿已经耗了一天一夜了,再这样下去,她迟早会气尽而亡,
到时死的是两个人呀!』云大飞急得大吼,他好想冲进房打昏女儿,可他不敢呀!
就怕他还没动作,女儿就先死给他看了!
  『你们两个快想办法呀!』他气急败坏地瞪着一旁的两个女儿。
  『要想什么办法?』云朱雀喝了口茶,淡淡挑眉。
  『你还有兴致喝茶!』见老二一点也不紧张,手云大飞更气了。『该死的!
你没办法也得给老子想出办法来!』『阿爹,这种时候你急也没用,冷静下来。』
云朱雀开口安抚爹爹。
  『冷静?』云大飞急得跳脚。『他奶奶的!
  你大姊就快死在里头了,你还要老子冷静?『他都快急得吐血了。
  『阿爹,你别气,顶多到时收两具尸而已。』云白琥懒懒开口,语气淡凉地
安慰爹亲。『到时合葬在一起也不错,不过陪葬物要拿大姊盗的那些东西吗?那
很多耶!嗯……墓穴可得建大一点才行。』云白琥皱眉沉吟,已经在思考要建什
么墓了。
  『云白琥,你给老子闭嘴!』云大飞快被这两个女儿气死了。
  『阿爹,你的吼声好大,都传到门口了。』云玄舞慢慢走向他们,看着一脸
怒火的爹亲,疑惑侧首。『阿爹,你在生哈气?』瞧他的头发都快气得竖起来了!
  看到失踪很久的老四,云大飞怒吼:『云玄舞,这阵子你是跑到哪去死了?
你知不知道你大姊快死啦!?』『我去办二姊交代我的事呀!』无缘无故被阿爹
吼,云玄舞一脸无辜地眨着眼。
  『什么事?』云大飞皱眉,这才看到有两名小姑娘跟在女儿身后。
  一名小姑娘是一身黑,头上的黑色纱帽让人看不清她的脸,可身上却散发着
冰冷气质,而另一个小姑娘则一身红白的苗族打扮,短至大腿的裙子露出滑腻的
雪白肌肤,足蹬小蛮靴,而一张小脸则用薄纱遮住,露出罕见的一黑一绿异色双
瞳。
  『玄舞,你动作太慢了。』云朱雀起身,不悦地看向四妹。
  『是吗?人都死光了吗?』云玄舞皱眉。
  『你再慢一步就真的快了。』云朱雀摇头,不理四妹,看向两名小姑娘,
『小神医,有人想请你救治。』『在哪?』黑衣小姑娘开口,声音冷淡却悦耳。
  『请跟我来。』云朱雀打开房门,一走进去就听到云青珑虚弱的声音。
  『出去!』云青珑惨白着脸,双眼无神,唇瓣龟裂,下颚全是干掉的血渍,
而血丝仍不断从嘴角逸出。
  她的手仍紧抱着蔺墨玉,一手抵着他的心脉,豁尽全力,就为护住他最后一
口气。
  『大姊……』『出去!』云青珑不想听云朱雀的声音,也不想看到她,她闭
上眼,声音虚弱而冰冷。
  云朱雀轻挑柳眉,凉凉开口。『大姊,你确定要我出去吗?这样蔺墨玉可就
真的没救了哦!』云青珑睁开眼看向二妹。『什么意思?』『咯!我帮你找神医
来了。』她指着身后的黑衣小姑娘。
  『神医?』云青珑眼神一亮,看着二妹说的神医,声音轻颤。『你……真的
可以救他?』黑衣小姑娘走到床榻前,看了蔺墨玉一眼,『药石罔效。』然后扬
眸看向云青珑。『倒是你,我救的了。』『是吗……』没了希望,云青珑眼神黯
然垂落。『那不用了……』她不用人救。
  云朱雀皱眉。『小神医,连你也救不了吗?』小神医摇头。『我救不了死人。』
说完,她看向一旁的苗服姑娘。『除非,对方变活人。』云朱雀也跟着看向穿着
奇特的小姑娘。『小神医的意思是……你朋友救得了?』苗服女孩不理会他们的
对话,她径自走到床榻前,诡谲的异瞳看着云青珑。『你再耗力,就要死了。』
云青珑不语,仅是闭上眼,小脸轻蹭着蔺墨玉的冰凉俊颜。
  『我可以救他。』苗服女孩开口。
  云青珑立即睁开眼,眼眸紧紧盯着她。『真的?』『以你命,续他命,你愿
意?』苗服女孩轻声开口。
  『好!』云青珑毫不迟疑地点头答应。
  苗服女孩笑了,有趣地看着她。『若你只有十年命,分他五年,那你只能活
五年,这样你也愿意?』『愿意。』看着蔺墨玉,云青珑痴痴地笑了。
  『至少,五年后我可以跟他一起死,永远都在一起。』苗服女孩挑眉,看向
朋友。『潼,你们中原人都这么傻吗?』『你只是刚好遇上而已。』小神医淡淡
回话。
  『是吗?』苗服女孩看向云青珑,隐藏在薄纱后的唇瓣轻扬。『我喜欢你的
傻,我可以救他,至于治病,那就是潼的事了。』『真的?』听到蔺墨玉真的有
救,云青珑又惊又喜,『你真的可以救他,真的吗?』被怀疑,苗服女孩不高兴
地皱眉,『夏姬从不说谎。』然后,她伸手以食指点住云青珑的额头。
  『以汝之寿,续蔺墨玉之命。』她轻哺,异色眼瞳诡异发亮。
  云青珑感觉眼前一阵黑,她紧抱着蔺墨玉,眼眸却离不开苗服女孩的眼睛,
神智开始昏沉。
  『墨玉……』昏厥前,云青珑轻喃着蔺墨玉的名,而手,仍不放开……『青
儿……』轻柔的低唤让云青珑铮开眼,朦朦胧胧的,好一会儿,眼眸才映入一张
好看的俊庞。
  她一惊,立即起身抓住他。『蔺墨玉!』『我在这。』蔺墨玉握住云青珑的
手,温柔地看着她。
  『你……』云青珑傻了,说不出话来了。
  『我没死,我还活着。』蔺墨玉笑了,见她痴傻的模样,不禁感到心疼,他
真的吓坏她了。
  『真的……』她颤着手,轻抚他的脸,感觉到他的呼吸、他的心跳,他真的
还活着坛而且,他眉宇之问的死气也不见了。
  『怎么会……』她不懂,突然想到那个穿苗服的女孩。『是她!是她救了你!』
她开心地笑了,却也哭了,她用力抱住他,又哭又笑的。『太好了。你活着!你
没有死没有丢下我一个人,太好了!』『傻青儿。』蔺墨玉抱住她,本来准备要
骂她的话,全因她惊喜的模样而骂不出口。
  他醒来时,她却因力竭而虚弱昏睡,从众人耳里,他知道她做了什么傻事,
这笨蛋!竟然不听他的话,竞想跟他一起死,甚至还拿自己的命来续他的命。
  她的傻,让他又气又心疼。
  『青儿,我很生气很生气。』他抱着她,在她耳畔低喃。『你不听话,我好
生气。』『对不起……可是我办不到呀!』她哭着,怯怯地瞅着他。『没有你,
我不知该怎么办……』『傻瓜!你这样教我怎么放得下心呢?』这么傻气的她,
教他怎能不爱?怎能不心疼?
  『我不要你放心!』她抱着他,霸道地说:——小㏎说°之〒家№独℃家@
制¢作——
  『我只要你永远待在我身边,不要丢下我一个人。』蔺墨玉怜惜轻叹,将她
紧紧搂在怀里。『以后,我再也不会丢下你,让你孤独一人了。』『真的?』云
青珑抬起头,惊喜地看着他。
  『当然是真的。』他低头轻吻她的眼,心疼她苍白的脸色,他不爱见她虚弱
的模样。
  她该是耀眼的,却为了他变得这么憔悴。
  『你忘了吗?』他轻吻她的唇,『你以你的命,续我的命,我们俩,生一起,
死也不分离。』『好!』她笑了,眼中晶莹的泪因笑容而滚落,她吻上他的唇,
与他立誓。『我们生一起,死也不分离。』『钦,怎么又哭了?』蔺墨玉温柔地
拭去她脸上的泪,『你呀,变得爱哭了。』而她的泪水,全是因他而落。
  『谁教你总是要惹我哭!』她皱皱俏鼻,泪眸瞪着他,神情娇嗔,抱着他的
手却不放。
  他吻去她的泪,在她耳畔轻语。『青儿,你知道吗?早在很久很久以前,我
的心就系在你身上了。』想不爱她,好难好难……听到他的话,云青珑笑了,抬
头主动吻住他的唇。『以前不知,不过现在我知道了。』而且,她跟他一样,在
很久很久以前,就把心遗失在他身上……『姊夫,打扰一下。』轻敲房门,云朱
雀噙着浅笑站在房门口。
  看到她,蔺墨玉眉一扬。
  他知道是云朱雀让云玄舞去找人来救他的,而且一开始就准备这么做,可也
是她泄漏晶玉的消息,想害他的命。
  这女人,让人搞不清楚她的想法!
  像是看清他的疑惑,云朱雀耸肩一笑。『我并不讨厌你,我也不是真的要你
死。』『哦?』蔺墨玉挑眉。
  云朱雀走进房内,丽颜勾起笑意。『只是呀,看大姊为你付出一切,而你却
什么都不说,我有点看不下去。』哼!七年来,大姊不顾危险,为了续他的命,
什么都愿意做,而他呢?连句『爱』都吝惜,就这样把大姊吃得死死的。
  身为云家人,她看不下去很久了,才想为大姊出口气。
  蔺墨玉一愣,明白了。『所以你设计了一切,而我们全照着你的计划走?』
他摇头失笑,佩服她的深沉。
  『错了。』云朱雀摇摇手指,轻撇唇瓣。
  『至少,你和大姊快把命丢了,这个我可没算到。』她咬了咬唇,觎他一眼,
仿佛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
  蔺墨玉看着她,见她别扭的模样,好像蔺红玉做错事时,想跟他道歉,却又
说不出口的模样。
  他挑了挑眉,忍不住笑了。
  他有点明白她找他的原因以及为何跟他说这些话了,呵!这云朱雀也满可爱
的嘛!
  『朱雀,我不怪你。』云朱雀微窘地瞪他一眼,尴尬地别开小脸。
  『老二,你来做什么?』云青珑端着药走进房里,一看到云朱雀,立即走到
蔺墨玉身旁,一脸警戒。
  云朱雀没好气地看向大姊。『放心,我不会对姊夫怎样的!』『是吗?』云
青珑怀疑地看着云朱雀。
  『啧!标准地有了男人就忘了妹妹了。』云朱雀没好气地冷哼,转身离开。
『好,我很识相,不惹人厌了。』见二妹离开,云青珑不放心地看向蔺墨玉。
  『墨玉,朱雀真的没对你做什么?』见她担心的模样,蔺墨玉忍不住笑了。
『没有,她只是来跟我说些话而已,你别误会她,她只是关心你。』云青珑抿着
唇,伸手把玩着他修长的手指。
  『我知道。』她不笨,想清前因后果,就猜到二妹肯定是想为她出气,才会
搞出这一连串玩意。
  只是,虽然明白,她还是很气,毕竟,蔺墨玉差点真的死掉……看清她的心
思,蔺墨玉温柔地笑了,『青儿,我现在好好的,以后也会很好,不会再离开你
了。』云青珑扬眸看他,嘟起小嘴,不甘愿地哼了哼。『好嘛,我原谅老二,可
以了吧?』『这才是好青儿。』他将她抱进怀里,让她坐在腿上。
  『呐,你快喝药。』云青珑将桌上的药递给他。『这是神医为你开的药,她
说调养两年,虽然不能把你的病整个医好,不过调养好之后,你就不会动不动就
躺在床上,可以出门了。』说着说着,她的眼眸开始闪闪发亮。『等你身体调养
好,我们就四处游玩,我还可以带你去盗墓哦!』她兴奋地说着。
  前阵子的拍卖会已把晶玉的事解决了,让两家大赚一笔,至于谁要抢夺,那
就不关他们的事了。
  而蔺墨玉的身体也渐渐好转,见他气色愈来愈好,不再一直躺在床上,云青
珑比谁都开心。
  他的身体健康,是她这一生最大的愿望。她想带他去很多很多地方,想跟他
分享很多东西。
  『好。』蔺墨玉握着云青珑的手,对她深情一笑。
  两人的手交握,手指紧紧交扣。
  『蔺墨玉,我永远不会放手哦!』扬着自信的笑,云青珑霸道宣一不,『你
永远都别想离开我。』『好。』蔺墨玉的大手将她的小手握得更紧。
  『因为,我也不想放手。』这双小手,他想紧紧握住,永远不放……
              ——end——


相关链接:

上一篇:【我的泡菜巧克力】1 下一篇:【姑娘不要急】2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